第十卷 第一章 魔恸

所属目录:不死不灭    发布时间:2014-05-07    作者:辰东
独孤败天脚踏黑云向玉虚府众人处飞去,当他降落下来时众人不由自主向后退去,滔天的魔焰一时笼罩整座山峰。

看着如盖世魔神一般的独孤败天,每个人都一阵颤栗,战帝之言果然应验了,魔帝竟然死而复生,真的活了过来。

“战帝何在?”

战帝的几个师弟走了出来,其中一个老人道:“他已经云游四方去了。”

“什么,他竟然走了?”看着独孤败天面现怒容,那个老人道:“他让我们转告你一句话。”

“什么话?”

“凌飞转世。”

“凌飞……”独孤败天陷入了沉思,他觉得这个名字特别熟悉,但一时还想不起来,不过隐隐觉得这是一位故人,他低声道:“看来真的是一个老朋友……”

战帝的那个师弟接着道:“他说你若听到这个名字就不会为难玉虚府。”

“我本来就没打算为难任何人,我早就说过到这里只是想挑战圣者,战帝既然已经走了,我本应离去,但我感觉这里还有圣者的气息。”

正在这时独孤败天一阵心跳,他心中忽然涌起一股异样难言的感觉,似乎……

“明月!”他大叫:“月儿在附近!”发自灵魂的震颤,来自心灵的感应。

玉虚府众人惊讶的望他,独孤败天脚踏踏虚空,浮到了高空之中,他紧张的注视着西南的方向。

一刻钟后,远处的山间闪现出两条人影,独孤败天目眦欲裂,他感觉到自己的血液沸腾了,一股滔天的杀气自他身体散发而出。

一个老人披头散发背着一个少女在山间踉跄而行,后面一个失去右掌的人左手持皮鞭不断抽打前方的老人,当然皮鞭也经常抽在少女背上。

独孤败天悲愤的大叫道:“啊……今天我要让玉虚府在武林中消失!”

老人正是神智不清,消失多日不见的血帝司徒惊雷,他背着的少女正是已逝的司徒明月,而他们身后断手之人则是玉虚府曾经最杰出的弟子于意。

此时山上众人也已看清了远处的景象,他们为于意捏了一把汗。

独孤败天大怒发飞扬,大叫道:“于意我要将你千刀万剐。”

山下的于意冷笑道:“独孤败天你真是命大啊,在圣级高手全力出手的情况下,你居然死而复生,害我白白高兴了一场。嘿嘿,老天有眼,报仇无望的情况下,这个疯老人送上门来,还有你青梅竹马的月儿,嘿嘿。”说罢他扔掉了披鞭,将长剑顶在了司徒明月的后心上。

“独孤败天你不许轻举妄动,在山上好好的等着我,不然别怪我不客气,毁了她的尸身。”

独孤败天看着一代武帝司徒惊雷为了司徒明月竟然浑浑噩噩,落魄到了这副样子,他一阵心酸,看着司徒明月那具早已失去了生命的躯体,他心碎欲绝。随后他渐渐冷静了下来,他冷冷的看着于意向山上走来。

此刻山上众人紧张到了极点,他们没有想到于意会节外生枝。

于意用剑逼着司徒惊雷一步一步向山上走来,仇恨的火焰在心中熊熊燃烧,他恶狠狠的瞪着空中的独孤败天。

当他登上山顶后,冲独孤败天冷笑道:“我知道你不甘心司徒明月死去,一直在想办法救她,嘿嘿,你万万没有想到今天这种局面吧?你给我下来。”

独孤败天依言自空中降落地面。

“你想要司徒明月的躯体完好无损,还是想看着她在你身前断为两截?”

“我要她完好无损。”

“好,那么你自己代她受过吗,我要你用自己的性命换取她躯体的完整,你愿意吗?”说完于意将长剑架在了司徒明月的脖子上。

独孤败天怒目圆睁,最后道:“我——愿——意。”

“嘿嘿,没想到啊,不死魔帝为了一个女人居然会做这样的决定,嘿嘿,我成全你。”于意冲旁边一个年轻的弟子喊道:“师弟你上去为我刺死他,我不信这次他还能够复活。”

那个年轻弟子一阵犹豫,独孤败天刚才如神魔一样的表现早已让他心胆具颤,此时他真的没有勇气上前。

“师弟你犹豫什么,杀死不死魔王的盖世功勋就要落在你的头上了,你将名传千古,快去杀死他。”

年轻人颤颤巍巍的向前走去,手中的长剑不断晃动,来到独孤败天的近前,他双眼一闭用力向前刺去。

“噗”血花飞溅,长剑自独孤败天前胸没入,后背透出,鲜血如泉涌,汩汩涌动的血流带起腾腾血雾。

旁边的人心绪复杂,静静的注视着场中的不死魔帝。

于意大叫道:“把他的心给我挖出来,我看他还怎么复活。”

独孤败天一动不动的站立着,任血水狂涌,那个年轻的弟子看他如此平静的神态似乎害怕了,顾不得拔出长剑向后退去。

于意叫道:“师弟快把他的心挖出来,不然他还会复活,他复活后一定会第一个找上你。”

年轻人闻言再次向前走去,他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,使劲向独孤败天的前胸剜去。

独孤败天胸前的鲜血喷出去足有两丈距离,一颗鲜红的心在他胸腔内怦怦的跳动着,年轻的弟子略一犹豫,而后一把掏了出来。

“轰”

天地间响起一道惊雷,独孤败天轰然倒地,一阵黑雾自他身体散发而出,向空中飘去,他的双眼艰难的眨动着,直直的看着于意剑下的司徒明月,嘴唇颤动似乎要说些什么。

于意狂笑:“哈哈,独孤败天你当初断我右掌之时可曾想到过今日,你的心都已经没有了,我看你这次如何活过来,嘿嘿,这个女人是你最爱的女人对吧,今日我要让你死不瞑目。”

于意长剑用力挥下,司徒明月人头落地,而后他又快速斩了两剑,司徒明月的尸身被他肢解。

“啊……”心脏已被挖出,本已倒在血泊中独孤败天突然发出一声如野兽般的嚎叫,他从地上缓缓站起,自那个已经吓傻的年轻弟子手中接过怦怦跳动的红心,自胸口前的血洞塞了进去,空中飘散的黑色魔气一起向他涌去,恐怖的伤口不再流血,巨大的血洞在慢慢愈合。

如此诡异的情景惊呆了所有人,于意身体一阵颤抖,丢下长剑快速向上下跑去。

“今天我要让你粉身碎骨……”独孤败天冰冷的话语不带任何感情,一道剑罡闪电般射出,于意双足“噗噗”两声爆成一片血雾,他发出一声凄惨的嚎叫,翻倒在地。

独孤败天来到血帝司徒惊雷的身前,一手按在他的头上,一片光芒自他手掌发出,他利用浑厚的功力调理着他体内错乱经脉,同时强大的帝境神识侵入他的脑海,唤醒他沉睡的自我。

血帝经恢复神智看清眼前的景象后差一点昏过去。

独孤败天踉踉跄跄走到徒明月破碎的身体前,他一阵发呆,他将司徒明月破碎的身体托起,递给血帝司徒惊雷道:“伯父我是独孤败天,麻烦你带着月儿的尸体离开这里,今天我要灭掉这个千年圣地。”

血帝怒发张扬,老泪纵横,口中大叫着:“杀,杀,杀,不要留下一个活人!”他几乎又要神智混乱。

独孤败天冰冷的声音响在每一个玉虚府弟子的耳旁:“今天没有人能够活着离开这里,神来了也不能阻止我的杀意。”

“伯父我先送你离开这里。”他将司徒惊雷和司徒明月的尸体托起,快速向山外飞去,身形迅如闪电。

当独孤败天回来之后,山上众人正快速向山下跑去,于意则在疯狂的大叫着:“带走我,带走我……”

“谁也走不了,今天我要你们所有人陪葬……”刚才独孤败天一直在压抑自己的情绪,在这一刻他彻底爆发了,他凄厉的长嚎这着:“月儿……我要整个玉虚府给你陪葬,我要杀光这个世上所有习武之人……”独孤败天在这一刻疯了,他双眼彻底变成了血红色,泯灭了一切感情,此刻他彻底为魔。

“轰”一道巨大的剑罡劈在了山路之上,截住了所有人的去路,独孤败天落在山道之上一步一步向众人逼去,所有人都向后退去,再次回归了山顶。独孤败天路过于意近前时蹲了下去,伸手一根一根的捏断了他全身上下每一寸骨头,凄惨的嚎叫自山顶响起,另人头皮发麻。

独孤败天此刻似乎已经没有了喜怒哀乐,他迈过于意的身体向前方的众人再次逼去。

“别……别过来……”许多人声音颤抖,双腿发软,不少人已经瘫在了地上。

“你们都给我去死。”独孤败天右掌前伸,体内那股浩大的力量如惊涛骇浪一般向前涌去,炽烈的光芒另人睁不开双眼。

可是就在这时异变突生,整座玉虚府的山顶一阵剧颤,一大巨大的裂痕出现在独孤败天和玉虚府众人之间,一道粗壮的光芒直冲霄汉,将独孤败天打出的那道掌力彻底冲散了。

巨大的裂痕在扩大,大山竟然裂开了,一道人影自山腹中直冲而出。

“不死之魔我终于等到你了,我已经等了你数千年。”

独孤败天冷冷的注视着空中那个浑身散发着强光的人影,他口中发出不带丝毫感情的话语,道:“你是谁?”

空中的人影疯狂而又凄厉的大笑着:“哈哈……我是谁,你忘了吗,玉虚府开派祖师,当年围剿你的五大圣者之一,为了给我死去的兄弟们报仇,我自己在这里已经坐修数千年……”

(司徒明月不会死,月神宫还有一副神体。)

下一篇:
回首页: 不死不灭
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