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卷 第八章 魔教之秘(下)

所属目录:不死不灭    发布时间:2014-05-06    作者:辰东
仅仅看到了那个女子的侧影,独孤败天就涌起一股惊艳的感觉。

女子轻轻转动了一下身体,一张明艳无双的娇颜出现在他的眼前,尽管有心里准备,独孤败天还是被惊的目瞪口呆。不是由于女子那绝世无双的容颜,而是因为这张无比动人的脸颊果真和华云飞长的一模一样,只是比华云飞更显柔媚。

独孤败天的嘴巴张成O形,心中暗道:“好你个死兔子,好你个小娘皮,当初你装的可真像啊!”

此时华云飞与以往截然不同,整个人充满了灵气,仿若一朵空谷悠兰般淡然出尘。

独孤败天不争气的吞了一口口水,好半天才回过神来。

“乖乖不得了,这个小娘皮的魅力真是惊人,哦,不过我自己也有做色狼的潜质。”

这时,一个年轻漂亮的侍女走了过来,手中端着一杯茶。

“圣女请用茶。”

华云飞幽雅的接过茶杯轻轻的呷了一口,而后又将茶杯放在茶盘中。

独孤败天大吃一惊,华云飞竟然是魔教的圣女,居然有如此高的身份。

华云飞那略微带些磁性的声音响起:“那个混世魔王可曾去过隐魔谷?”

“混世魔王?”独孤败天暗暗纳闷,“难道在说我?我什么时候成混世魔王了?”

“禀圣女,那个人已经去过隐魔谷了,还曾经进过隐魔洞,只是为曾说何时去解封印。”

“这个家伙还真沉的住气,真不知道他在耍些什么花招,喔,有什么最新消息要立刻通知我,知道吗?”华运飞声音中透着一丝慵懒。

“小娘皮果然在说我,真是气人,居然把老子说成是混世魔王,恩,真是不可饶恕。”

由于是白天,他行动有所不便,本想转身离去,但这时那个侍女的一句话顿时让他停下了脚步。

“小姐,水已经给您准备好了,您要沐浴吗?”

独孤败天一听,心中听的大乐,这个死兔子真是臭讲究,大白天还要沐浴,虽然变成了女人,但还是————变态。

“好吧,刚才演练了一遍功夫,身体还真有些乏,你再去准备一些香水吧。”

女退去。

独孤败天悄悄跟了下去,他随着那个侍女一直来到后院。

“嗯,应该就是这里了。”独孤败天看着那个少女走进一间屋子后,一纵身来到了这间屋子的后窗外。

待到少女退去后,他还是一动不动,在这里静静的等待。

不一会儿房门被打开了,独孤败天赶紧将自己外放的神识尽敛。

不一会儿里面传来另人遐思无限的衣物坠地的声音,紧接着传来水花的声响,再后来传来了华云飞那优美哼唱。

“死兔子,洗澡你还这么臭美,居然还唱歌。”

独孤败天发出一道暗劲,无声无息的推开了后窗,整个人似灵猫一般自窗口轻飘飘的落进了屋中。

一道屏风挡住了他的视线,屏风之外放着华云飞的衣物,看着这些让人浮想联翩的女子用品,独孤败天嘴角泛起一丝笑意。

他将这些衣物折叠在一起,打了一个包,背在肩上,而后大模大样向屏风走去。

“谁?啊雪你好大的胆子,我不是说过了吗,在我沐浴的时候,就连你也不的入内!”里面传来华云飞那充满磁性的叱声。

独孤败天不做声,继续往里走,直到饶过屏风出现在浴室之中。

“阿雪你真是越来越胆大妄为了……啊!”华云飞失声惊叫:“你……独孤败天……你……怎么进来的……流氓……出去……”

房中水雾弥漫,正中央一个大木桶,木桶里花瓣朵朵,浮在水面,屋中飘着淡淡的清香。一个绝色女子披散着头发坐在水中,女子脸上充满了恐慌,一双手紧紧的护在胸前,但却难以掩住胸前的凸起。雪白的肌肤晶莹如玉,泛着迷人的光泽,由于紧张过度,她的身体颤抖不已,傲人的双峰也跟着不断抖动。

这是一种无言的诱惑,独孤败天只感觉自己血脉喷张,他赶紧吸气凝神,压下了心中的欲念。

“呵呵……我应该叫你死兔子华云飞好呢,还是应该尊城你为圣女呢?”他脸上带着一丝揶揄之色。

“你……”华云飞羞的无地自容,她从来也没有想过会发生今天这种情况,芳心早已大乱,同时感到阵阵恐惧。

过了约有一分钟,她逐渐冷静了下来,暗骂自己糊涂,自己又不是没有武功,怎么会如普通女子一般吓住了呢。

她刚要有所行动,却听独孤败天道:“别动,如果你敢这样逃出去,我一定会在你身后紧追不舍。相信你见识过我的轻功,应该相信我有追上你的能力。我敢保证,你在我面前绝对没有时间穿衣服,不信你可以试试看。嗯,我想看着女人裸奔绝对是一种不错的视觉享受,尤其是你这样的绝色女子,真是让人期待啊!”说着独孤败天露出了如同恶魔般的笑容。

华云飞简直要哭了,她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,想要摆脱还不能如愿,却只能**和人对峙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这个魔鬼,我……”她眼中寒光一闪。

独孤败天赶忙喝道:“慢!如果你真顾及后果的话,你可以冲出去。”接着他又笑道:“只不过呢,我又想到了一个好办法,我会大喊一声,让天魔谷内所有的人都知道,他们最为高傲的圣女正光着身子陪人玩捉迷藏。你说那会引来什么样的轰动,恐怕谷内所有人都会赶到这里,到时……嘿嘿……”独孤败天得意的笑了起来。

华云飞眼中寒光不断闪动,由于恼羞成怒,脸色已经由通红变的铁青。

“哦,看来你真的不想和我呆在一起啊,我真的那么讨厌吗?”说着,他一脸无辜之色,但紧接着又道:“唉,看来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啊,既然如此,就让天魔谷内所有人都来欣赏一下圣女的‘美女本色着,他作势要喊。

“你敢!”华云飞叱道,说完之后便无力的坐在了水中,整个身躯都在颤抖。

“真是清水出芙蓉啊!太美了,这简直是上天的杰作!”独孤败天故意做出一脸迷醉之色。

“你……你不得好死!”华云飞找不出什么可以骂人的话,只好恨恨的诅咒,同时用满是戒备的眼神紧紧的盯着他。

“不得好死是怎么个死法?难道是牡丹花下死?”

望着一脸色咪咪的独孤败天,华云飞真的有些害怕,大声叱道:“独孤败天你不要忘了,这里是天魔谷,你敢在这了一撒野,就是有十条命也保不住。”

“我好怕怕啊!”

华云飞对这个有如无赖般的男子实在没有办法,又惊又怕。

这时,独孤败天身形突然如鬼魅一般闪了出去,还未等华云飞有所动作,他手中提着一个人又翻了回来。

他手提之人正是那个侍女阿雪,他甩手将被点住穴道的侍女扔在了地上。而后笑嘻嘻的对着华云飞道:“请问高傲美丽的华小姐,你的府上还有什么人。”

“哼!”华云飞将脸扭向了一边。

“呦,大小姐脾气还蛮大的嘛,看来我们还是缺乏沟通。这样吧,我们蹙膝长谈,好好的聊聊。”

华云飞立刻花容失色,颤声道:“别过来,我说,府中只有阿雪我们两人。”

独孤败天用脚踢开了阿雪的穴道,道:“她说的是真的吗?”

这个侍女早就吓坏了,刚才只是听着屋里不对劲,才凑着胆子走到了门外,早知如此,她说什么也不会过来的。

“是的,小姐说的是真的,小姐喜欢安静,所以这里就我们两个人。”

独孤败天伸手又封住了她的穴道,转头对华云飞道:“我来这里真的对你没有恶意,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而已,念在相识一场的分上,我决不会为难你。”

听到这句话,华云飞恨恨的道:“这……这还不算难我,你……你以后叫我怎么见人,你是一个恶魔,你是一个魔鬼。”华云飞的眼泪差一点落下来。

“好了,好了,不要自我委屈了,我又没有真的把你怎么怎么着,我真是窦娥还冤啊!这样吧,我向后退几步,这样总可以了吧。”说着,独孤败天真的向后退了几步。

“咳,第一个问题,你的真名实姓?”

华云飞瞪了他一眼,叱道: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

独孤败天淡淡的道:“现在是我问你,而不是你问我,咱们都是聪明人,不用有过多的的表示吧。”

“你……我叫华云仙。”

“你在魔教中除了是圣女外,还有些什么特殊的身份?”

“没有了。”

独孤败天冷笑道:“真的没有了吗,我想有些问题我可以从你的侍女那求证。如果你真的不愿意和我合作,我也真的不介意改不死之魔为色魔。”

“你……你够狠,我是教内十大隔代长老中大长老的曾曾孙女。”

“哦,了不起,身世显赫啊!嗯,你们魔教除了那十大隔代长老外,还有几个帝境高手?”

“可能还有两个,也可能还有三个。”

“说详细一些。”

“一个帝境修为的长老长年在大陆上游荡,很少回来,另外一个长老在……在谷中修炼,还有就是教主,没有人知道他的修为达到了何等境界,据猜测可能已经达到了帝境。”

“撒谎!你怎么不把守侯在天魔谷外的那个帝境长老说出来?”

“啊!你……怎么知道的?”

“如果你再有半句谎言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华云仙一阵心虚,她不明白对方为何知道如此机密的事情,看着莫测高深的独孤败天,她真的不敢再有所隐瞒了。

“是的,刚才我不小心说错了,那个长老不是在谷中修炼,他其实一直守侯在谷外。”

“不对吧,你们魔教既然有十大帝境隔代长老,到了这几代为什么这么差呢,仅仅才出了三个帝境高手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咳,我真的应该好好和雪儿交流交流。”

华云飞咬了咬牙,道:“十大隔代老中只有大长老和七长老的帝境修为是靠自己修得的,其他人都是在被先人馈赠部分功力基础上修得的。我们魔教有一种传元**,可以将自己的功力传给别人。在教中,每一位修为高深的前辈在临死之前都会将己身的功力传给晚辈。”

“这样说来,你们魔教的帝境高手岂不是越来越多。”

“也不是这样的,传元**毕竟是一种逆天的行为,传的功力越多,凶险也越大。所以坐化的前辈只能给后辈留下部分功力。且这种功法每个人一生之中仅能使用一回,也就是说,只能传部分功力给一个人。”

“哦,想不到世上还有如此奇妙的功法。嗯,你把那个守侯在天魔谷外帝境高手的详细情况对我讲一遍。”


下一篇:
回首页: 不死不灭
上一篇: